Wednesday, August 27, 2014
0

英国的否定之路

圣地亚哥——如今,如果你去伦敦旅行,会发现一些奇怪的景象:英国经济越萎靡,卡梅伦政府的各位部长和保守党经济学家就越频繁地宣称严厉的支出削减政策对经济增长有利。

一些观察家将其视为一种信念(大概是对不受束缚的自由市场的优点的信仰)。其他人,比如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则认为这是一种欺瞒:保守党一心想要小政府,为此不惜牺牲经济增长。

问题在于,削减支出以刺激经济到底是不是一种无信念基础的观点。答案是肯定的。事实上,这一观点存在两种类型。学术研究表明,它们在过去挺有效,比如20世纪80年代的爱尔兰和丹麦。对保守党来说,不幸的是这两次刺激性支出削减都不适用英国窘迫的现状。

一种观点强调财政和货币政策之间的联系。如果一国有着巨大的财政赤字,那么其中央银行可能不得不维持高利率以控制通胀。在这种情形下,预算削减将创造降息空间。如果该国汇率是浮动的,那么货币也会贬值。

这些变化均有利于需求和增长。如果综合作用压倒了一开始削减支出的紧缩效应,则经济就能在一轮财政紧缩后大为改善。

但在如今的英国,很难看到这种效应。英格兰银行将利率维持在零区间已经超过两年半了。不管政府的财政政策立场如何,利率都不可能降到零以下。

另一种扩张性财政收缩则更为隐蔽。在一个公共债务快速增长的经济中,财政调整被推得越迟,所需的调整规模就会变得越大,成本也会变得越高。家庭和公司都明白这一点,并预期未来会出现痛苦的支出削减和税收增加,因而停止消费和投资。因此,该观点推断,保守党政府在今天大力削减开支将有助于英国人民免于在明天遭受痛苦。开支削减后,私人部门会感到手里的钱更多了,对前景也更乐观了,于是便会继续大手花钱,经济也将繁荣起来。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预算削减,英国大概已经和西班牙成为难兄难弟了——甚至可能成为另一个葡萄牙或希腊。实施了预算削减并得到了市场的保证,英国将不会有步放任的地中海国家后尘的危险。因此,英国的支出很快就会复苏,经济增长也会再次启动。

听起来很美妙,但这并不是如今英国的现实。我们看不到危机已经擦边而过的迹象。英国国债的十年期收益率从卡梅伦上台之前很久便下跌到了历史低点。如果危机即将袭来,那么市场显然对此全无防范。而如果联合政府的预算削减已然提高了对未来产出的预期,那么信心的提升应该显示为股价攀升——这显然也得不到事实的印证。

简言之,英国的私人需求依然波澜不惊,并未出现大涨。再加上因预算削减导致的公共部门需求大跌,英国已经具备了进入长期停滞的所有必要条件。而停滞(如果不是倒退的话)正是近期英国经济报告所显示的信息。

照现在的形势发展得越久,问题就会变得更严重。长期失业人士会被挤出劳动力市场。长期不进行新投资活动的企业将丧失竞争力。用经济学家的话说,低需求会导致低供给,致使无通胀复苏难上加难。

英国将如何应对?欧元区在没完没了的危机中苦苦挣扎,因此英国不用指望外部援手。而在国内,唯一可以采取的措施是非常规货币政策。英格兰银行最近再度通过所谓的量化宽松向经济注入750亿英镑。这一回撒下去的可是真金白银,而不是信念了。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