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美元的底线

美元价值不会急剧下跌,市场力量也无法缩小美国经常账户赤字,该赤字今年很可能达到10,000亿美元。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两种截然对立的反应。大多数国际金融经济学家越来越担心可能出现重大国际金融危机。确实,他们害怕该潜在危机的规模会越变越大。

其他人(特别是金融资产管理者)则越来越认为经济学家知之甚少,而且他们所知晓的那点东西对自己这样的商人毫无用处。他们认为,没有理由相信流动资产价值和贸易流是不可持续的。

毕竟,他们(或其中一些人)认为,美国实际GDP每年增长4,000亿美元,其中约2,700亿美元用于劳动力,1,300亿美元用作资本。甚至在美元贬值之后,1,300亿美元的额外年收入资本化为15,000亿美元的资产,这样,经常账户赤字即便达到10,000亿美元,数额也不算特别大。我们美国人可以卖掉三分之二的资产增量用于资助进口,今年依然能比去年富余5,000亿美元。

另外,每年从美国人向其他国家借款10,000亿美元所收取的年利息为大约5000亿美元—仅占年度经济增长的八分之一,而资本价值的增长就完全能平衡贸易赤字。那么还有什么不可持续的呢?为什么美国经常账户赤字不能无限期地保持在2006年的数额呢?

反驳错误观点的论据取决于经常账户赤字和贸易赤字之间的差异。经常账户赤字相当于贸易赤字加上维持国际资产净值地位的费用:即所欠的在美国投入资本的外国人的净租金、利息和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赤字累加。由于赤字累加,维持国际资产净值地位的费用相应增加。

因此,为了保持经常账户赤字稳定,必需缩减贸易赤字。大幅度缩减贸易赤字的惟一方法是进口净值下降,这就要求要么相对急剧地降低美元价值从而提高进口价格,要么美国出现经济萧条。两种结果都会使美国人感觉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从而削弱对外国货物的需求。

因此,美元计价的资产持有人应该预计到两种可能的情景。一种情景是,美元价值降低;另一种是,美国出现萧条。无论出现哪种情况,现在再持有大量美元计价的资产都没多大意义。因此,外国投机者在任何时候都应当将其美元计价的资产向市场倾销,而这样一来就会出现他们所害怕的美元贬值。

但是,外币投机者和国际投资者并不期待出现任何一种情况。他们继续在美元计价的资产中占据大量份额,如果美国面临美元贬值或大萧条,他们将无可奈何。

那么,根据市场的预计会出现什么状况呢?为什么市场与国际金融经济学家的预测大不相同呢?

答案似乎在于,纽约、伦敦、东京、法兰克福和香港金融中心的人们似乎认为赌注未来资金从美元的抽逃不是他们的事情。特别是在发生危机时—美国进口量急剧下降显示,危机对于亚洲和欧洲出口商较之美国要严重得多—美元是他们趋之若骛、而不是避之不及的货币。

乔治·索罗斯可以赌英镑危机,泰国进出口公司可以通过加快美元收入,延迟美元支出来赌泰铢危机。每个人都可以赌阿根廷比索危机—这是国际金融投机者这一个半世纪以来最喜欢做的事情了。但不是美元,至少现在还不到时候。

换句话说,市场把赌注押在美元在接下来五年内会逐渐贬值,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将缩减,但不会发生金融危机。那就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末所发生的事情。毕竟,据说,上帝保护儿童、傻瓜、狗及美利坚合众国。但软着陆的可能性随时间的推移而正在加大。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