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要责备的是经济学家,而不是经济本身

剑桥——当今世界经济面临着崩溃的边缘,对经济学家的批评之声也日渐兴起,甚至有人认为他们是导致此次经济危机的同谋。还是让我们来听听经济学家自己的说法吧。

经济学家一直都提倡金融秩序的自由性,几乎异口同声地反对“政府的过度监管”,认为自由的金融可以促进社会的繁荣。由于是以所谓专业的身份——当时好象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们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甚至可以进入权力的核心。

除了鲁里埃尔·鲁比尼和罗伯特·希勒之外,很少有经济学家对即将到来的金融危机发出预警。恐怕更为糟糕的是,他们对如何摆脱经济危机也没有提出建设性的办法。对于凯恩斯主义者的经济刺激计划来说,经济学家的观点从“绝对必须”到“没有效率而且有害”,真是无所不包。

在对金融的监管方面,经济学家们不乏有一些好的建议,但也没有达成什么共识,过去他们一致地大力鼓吹“金融中心论”的好处,而现在,大家几乎各自一词,努力都出了自己的良方。

难道经济学要有一个大的变革么?难道我们要烧毁现在的教科书而从头再来么?

当然不是,如果没有经济学家们的分析,我们现在都还不能意识到目前所面临危机的本质。

例如,为什么中国的外汇储备积累会引起俄亥俄州的房贷过剩?如果你不懂得运用行为经济学原理,代理理论,信息经济学和国际经济学等,你可能就不知道其中的关联。

问题不是出在经济学本身,而是在经济学家身上,经济学家们(以及听从他们的人)过分相信自己所偏好的经济学模型,这包括:市场是有效的;谁能掌握金融的创新,谁就可以很好地化解风险;金融行业自律是最好的监管;政府的干预是无效率且有害的。

他们可能忘记了其他的一些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的经济学模型。过于的自信必然是潜在的危险。如果要有什么需要改变的的话,应该是他们的认知能力。教科书,至少目前运用在顶尖学府的教科书,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几乎没有经济学家认为经济学是把市场看作一成不变,一种单一的经济理论不可能解释整个市场。如果你只是参加一个入门的经济学课程,或是你是一个记者,问经济学家对当前政策的简要评论时,你可以会得到这个粗浅的答案。而当你再进一步学习经济学课程,或是在高级研讨班里再多花一些时间,你就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答案。

劳动经济学家不仅知道工会对市场的危害,同样也知道,在某种程度下,工会对提高生产力也有一定的好处。贸易经济学家研究的是全球化对不同国家之间贸易不平衡,以及导致的后果。金融经济学家研究的是“有效市场”理论失效的后果。开放经济学的宏观经济学家研究的是国际金融的不稳定性。通过进一步对经济学的研究,你就会知道市场失灵的种种表现,以及政府对市场干预的各种有效手段。

宏观经济学家需要更为严格的训练,由于他们所依赖的是严格理想的数学模型,和现实有明显的区别,所以能够分清楚专家的理论和现实世界的差距尤其重要。可悲的是,在目前看来,自从约翰·梅纳德·凯恩斯解释了由于市场需求的不足,经济是如何受制于失业率的理论之后,宏观经济学家们并没有什么新的贡献。正如同布拉德•德隆和保罗•克鲁格曼所说的,宏观经济学实际上已经在退步。

经济学是一个有着多种模型的工具——每一种都代表着现实生活的某个方面,经济学家的能力就体现在如何运用正确的模式来解决当前问题。

经济学的博大精深并不为公众所知道,原因是经济学家们有了太多的特权,经济学的本质是列出可能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及有关联的一些折中解决方案,而现在的经济学家只是将自己个人的偏好加在上面,不是运用理性的分析,而是将自己的意识形态,把自己所偏好的选项提交出来。

更有甚之,经济学家不愿意将自己的质疑和大众分享,更不用说对社会大众的“教诲”,没有一个经济学家会认为自己的模式是完全正确的。但当他们在推销自己的方案时候,他们会以过分自信地口吻来表达,以此说服大家。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前的经济学家们纷纷提出了自己不同观点,可谓是五花八门,这正说明了经济学家这个职业本身的价值所在。经济学的本身是提出所有解决问题的可能性,而不是给出解决问题的答案。

当经济学家有不同意见的时候,大家对经济如何运行会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而当所有的经济学家都发出一个声音的时候,那就是我们该保持警惕的时候了。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