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亚洲新轴心

发自首尔——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已经在上个月达成共识,同意在今年晚些时候启动与一项三边自由贸易有关的协议。一旦该谈判取得成功,全球贸易版图都将被改写。这项包含世界第二大,第三大和第十二大经济体(以2011年购买力平价计算),覆盖15亿人口的自由贸易协议将使欧盟以及涵盖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贸易区相形见拙。

事实上,东北亚将成为继欧盟和北美自贸区之后全球区域经济整合的第三个主要轴心。但迄今为止,该区域都未能实现像欧洲和北美那样强大的制度化经济合作。如果上个月在北京讨论的方案能够实现的话,因此产生的自贸协议将在整合程度以及对世界经济的重要性方面超越北美自贸协议。

此外,中日韩自贸协议将很可能引发一个连锁反应。例如这股势头可能会向南发展并刺激与三国都分别签订有自贸协议的东南亚联盟加入这个更大的自贸协议。而这样的事件将等同于建立一个东亚自由贸易区——正如“东盟+3”会议在十年前设想的那样。如能实现这一点,其他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最重要的:印度——都会尝试投入这股大潮之中。

当然,美国也需要对任何三边东北亚自贸协议的实现做出回应,以维护自身在全球贸易——以及主宰亚洲经济的供应链中的角色。该国很可能会试图扩大和深化目前尚处于襁褓之中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总统奥巴马去年已经开始将美国导入其中。

美国尤其会大力鼓励日本加入这一伙伴关系协议,因为前者希望构建一个联合的亚太经济体,而不是在亚洲和太平洋之间各自为政。而日本出于战略原因不会希望与美国断绝关系,它可能确实会接受美国的邀请。

在这个情况下,日韩两国都必须寻找一些方法来把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和以美国为中心的太平洋地区连接起来。虽然经济规模较小,但韩国似乎比日本更有准备去承担这一关键角色。在数年的艰苦谈判后,韩国已经与美国签订了自贸协议,并准备在今年与中国洽谈一份双边自由贸易协议。

因此,关键问题就是日本是否愿意,同时愿意在多大程度上承担一个类似的桥梁角色。日本的积极参与可以减轻亚太地区的多极化分裂态势,并为区域整合贡献构建的动力。

但日本当前面对的国内挑战是如此之艰巨,使其领导人无力在国际上扮演一个积极的角色。近十年来的日本历届政府都非常脆弱短命,而目前针对提高增值税的讨论将为现任政府带来另一大挑战。此外,日本国内强大的农业利益集团,尤其是日本全国农业协同组合中央会(Central Union of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s)会加强阻挠与中韩达成三边协议以及与美国构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

但日本领导人也受到了来自两个方面的压力。如果坐视韩国继续签定自贸协议,那日本就将丢掉美国和中国的市场。一旦有所行动,国内反对派又会把他们赶下台。这就是为何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最近为三边自贸协议鼓与呼,却难以达成该方案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只有一个不包含各国敏感经济部门的松散自贸协议才似乎是可行的。

对中国来说,政治考虑似乎是寻求达成东北亚自贸协议背后最强的动机。但利用这个三边自贸协议来扩大其经济和政治影响力将需要中国增加其政治透明度,开放服务领域并撤销非关税壁垒。从根本上来说,它必须采用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机制来处理与两个邻国的关系,而也是中国政府对此患得患失的原因。但中国在实现自贸协议战略方面有一个优势,它依然是一个专制国家,因此也能比日韩政府更轻易地压制国内的反对声音。

最后,韩国这个几乎和全球所有重要经济参与者——美国、欧盟、东盟,印度等各方——都签订了自贸协定的国家,也比日本更好地做好了达成三方自贸协议的准备。但它也必须面对来自国内农业利益集团的强硬反抗,而且后者为此动员的力量可能要比当年反对与美国签订自贸协定时更强大。

如果东北亚三边自贸协议能达成的话,中日韩三国就可以在西方需求疲软的情况下创造更多的国内市场需求。这一三方自贸协议也有助于稳定三国互相之间麻烦不断的政治关系,并为朝鲜最终的经济结构调整提供一个更优质的环境。

东北亚自贸协议的巨大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问题在于,这是否有点太过好高骛远了?

翻译:邹驰骋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