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美国跨国公司是否“遗弃”了美国?

伯克利——在华盛顿特区最近召开的一次会议中,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说,美国决策者应该关注美国本土开展的生产活动,雇佣美国工人,而不是在美国合法注册,却在美国以外的地区开展生产活动的公司。他引述了前劳工部长罗伯特·赖克曾经进行的某项研究。20多年前赖克就曾警告说,美国跨国公司将就业和生产转移到国外的做法导致其经济利益与国家经济利益背道相驰。

萨默斯和赖克认为国家经济政策的焦点应该是美国的竞争力,而不是个别公司的利益。同意这种观点并不难,但是国家的经济利益和跨国公司的经济利益之间区别特别明显,这很容易误导人们。

2009年——能获取全面数据的最近一年——美国运作的企业数量近30万,跨国公司仅有2226家。美国的跨国公司往往是大型的资本密集型、研究密集型及贸易密集型企业,而造成美国经济活动所占份额比例严重失调,它们难辞其咎。

事实上,2009年,美国的跨国公司在美国私人(非银行)部门创造的价值中占23%,在资本投资中占30%,在研发中占69%,在雇员补偿中占25%,在就业中占20%,在进口中占51%,在出口中占42%。同年,2220万美国跨国公司员工的平均补偿为68118美元,这比总体经济的平均值高出25%左右。

同样重要的是,这些公司在美国的业务占到其全球销售额的63%,占到其全球就业的68%,占到其全球资本投资的70%,占到其总雇员补偿77%,占到其全球研发的84%。国内研发及雇员补偿所占比重甚大,这表明美国跨国公司有强劲的动力,以保持它们在美国待遇丰厚的研究密集型活动,这对于美国的熟练工人和国家的创新能力来说是个好消息。

尽管如此,数据还呈现出令人担忧的趋势。首先,尽管从1999年到2009年,美国跨国公司在私营部门研发和补偿的的份额没有改变,但其在创造价值、资本投资和就业方面都出现下降。此外,它们的出口增长速度比总出口增长缓慢,其进口增长速度比总进口迅速,跨国公司总体从1999年的净贸易盈余朝着2009年的净贸易赤字的方向移动。

其次,2000年,美国跨国公司在国外扩张的速度比在国内扩张更迅速。因此,从1999年到2009年,其全球业务的美国市场份额在价值增加、资本投资和就业方面下降了约7-8个百分点,在研发和补偿方面下降了约3-4个百分点。国内就业人数在全球总就业人数中所占的份额下降——上世纪90年代,这一份额也下跌了4个百分点——引起了各界广泛关注,人们担心它们一直在将工作岗位转移到海外附属公司。

但数据揭示的信息更为复杂。从1999年到2009年,美国制造业跨国公司在国内裁减了210万美国员工(23.5%),但在海外附属公司只增加了23万员工(5.3%)——这几乎不能解释美国为什么会出现就业降幅更大的状况。

此外,美国制造业公司(非跨国公司)同期裁减330万员工(52%)。越来越多的研究机构认定,劳动节能技术变革及业务外包给外国合同制造商,这是本世纪初期美国跨国公司和其他公司制造业就业人数出现重大周期性下降调整的重要因素。

因此,虽然美国的跨国公司可能不把工作岗位转移到其海外附属公司,但是它们和其他美国公司一样,也可能更多地将其生产外包给外国承包商,尽管它们没有股权。事实上,这种大尺度的外包可能是1999年到2009年间美国跨国公司进口增长84%,私营部门进口增长52%的重要因素。

要理解美国跨国公司的国内外就业趋势,服务业也不容小觑。数据向我们表明了另外一种趋势。1999年到2009年,美国跨国公司海外附属公司的就业人数增加了280万(36.2%),但制造业仅占这一增长的8%,而服务业占的份额最大。此外,美国跨国公司在国内外的服务业都增加了就业人数——国内业务就业人数增加近120万,这是许多海外附属公司增加数量的的两倍。

在2000年,新兴市场的快速增长带动许多美国跨国公司具有强劲竞争力的服务企业发展和消费者需求增长。由于这些服务中许多需要与客户进行面对面互动,所以美国跨国公司必须要增加国外就业,以满足这些市场需求。同时,海外销售增长也在广告、设计、研发、管理等活动上推动了美国就业。

以往的研究发现,美国跨国公司海外附属公司的就业增长与美国国内业务的就业人数增加呈正相关。换句话说,国外就业补充了国内就业,而不是取代了国内就业。

事实,而不是观念,应引导决策朝着跨国公司关注的方向进行。事实表明,尽管全球化已经开始了几十年,美国的跨国公司依然会为增强美国竞争力作出重大贡献——将大部分经济活动安插在国内而不是国外。决策者应该真正担心的是,有迹象表明,美国作为这项活动的目标可能会失去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