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1, 2014
3

皮克提先生来到拉丁美洲

圣地亚哥—没有什么能比一本法国人写的关于不平等性的书让拉美左翼知识分子更加兴奋的了。因此,不难预见,托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一时洛阳纸贵。在此书英文版面世两个月以来,许多人纷纷宣布这位巴黎经济学院(Paris School of Economics)教授的伟大作品确认了此前关于拉美不平等性风险的论断(这一论断往往来自评论者本人)。

皮克提优美地阐述了市场经济中的资本积累动态。在他现已闻名天下的公式中,如果资本回报高于经济增长率,继承财富将以比公司收入更快的速度增长,资本所有者占国民产出的比例将不断增加。

没人能否认拉美的收入分配不平等性太大。但皮克提的支持者(其中许多人根本没有读过他的书)可能会感到惊讶,他的理论其实与拉美地区测得的收入分配动态没有什么关系。

皮克提的理论是关于经济学家所谓的收入的功能性分配的,亦即劳动力提供者和资本所有者之间的分配。但在拉美造成严重不和谐的分配不均是关于劳动收入的个人分配的,亦即工薪阶层内部的分配。

这是因为,拉美收入分配数据主要来自家庭调查,这样的调查很少能提供关于皮克提所谓的食利者(他们的收入形式是实际获得的利润、红利或利息)的真实信息。比如,覆盖范围极广的2009年智利CASEN家庭调查显示,资本收入的分配比劳动收入更加公平。

当然,心智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这一点。这一结果只表明,股票和债券所有者总是倾向于对政府调查者撒谎。

这反过来揭示了两点关于拉美收入分配的信息——都不容乐观。首先,真实个人收入分配——包括所有收入,不论是来自劳动还是来自资本——几乎肯定比新闻标题上所显示的更加糟糕。

其次,即便让皮克提忧心忡忡的资本动态都可以被排除,拉美的收入分配仍将十分扭曲。分配不均的解决办法也不是仅靠皮克提所提出的高额财富税就足够的。

为何不?显然,如果劳动收入是扭曲的,那么将资本收入或资产再分配给穷人就能增加总体平等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所撰写的最新论文利用覆盖大量国家的新数据集,相当乐观地指出在不破坏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增进再分配大有可为。但该论文也提醒人们,税收体系能够再分配的收入是相当有限的。

作者比较了政府课税和转移支付前后的基尼系数。(基尼系数是衡量不平等程度的指数,满分为100点,零点表示完全平等,100点表示完全不平等。)结果表明,只有少数国家的再分配造成了10点以上的基尼系数变化,并且再平衡推动的基尼系数波动如果超过13点,将对增长造成消极影响。

当然,现实生活中的再分配比这要小得多,至少在拉美是如此。最近由智利总统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政府提出的税收改革将税收提高了3%的GDP。即使这笔钱毫无漏出,并且全部用于向贫困智利人的再分配,这项改革也只能将智利基尼系数拉低三点。

问题在于智利的税后基尼系数在50左右(巴西、哥伦比亚和秘鲁也是如此),而发达国家的基尼系数大多在30以下甚至20大几。让智利及其某些邻国达到经合组织国家的平等性水平所需要的远不止于税收改革。

换言之,如果一个社会的初始竞争条件非常不公平,那么这个社会即使经历了规模巨大的财政再分配,不平等程度仍将十分严重。因此,政策着力点必须也放在耶鲁大学政治学家雅各布·哈克(Jacob Hacker)所谓的“前分配”(pre-distribution)上,即改变市场决定的工资收入结构。

改善收入的前分配状况有三种工具。首先,教育改革——大力强调教师培训——能让低收入公民具备可在劳动力市场提供的新技能。其次,定向产业政策能创造出这些工人以及他们新获得的技能的需求。第三,劳动力市场现代化能在日益趋异的背景下更有效地匹配工人技能和企业的特殊需要。

这些政策不是替代性的,而是互补性的:它们必须同时实施。这样做决非易事。在拉美,左翼政治领导人担心经济和社会正义问题,必须推行适用于本国的方法。在法国经济学家的皇皇巨著中找不到他们想要的秘方。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3)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1. CommentedGunnar Eriksson

    A wealth tax will be needed to get out of the debt mess as the speed of moving money from the 99% to the 1% will accelerate.
    Important is that valuation of wealth for taxation reflect how it is invested so that pure rent seeking is valued to 100 % and i.e. development of renewable energy is valued to 0.

  2. CommentedJuvenal Brenes

    Los postulados de Piketty no son de importancia en relacion con el gran hallazgo de la causa fundamental de la inequidad, r > g. El ha simplificado el dialogo llevandolo todo a un mismo plano, el ingreso, es desde aqui que tiene que partir un dialogo constructivo, pues America Latina mas que nunca esta llena de desigualdad. No nos cerremos los ojos ante lo que postula este señor, y una pregunta Andres, los paises latino-americanos pagan en rentas y retornos de capitales fuera de la region o podemos hablar de una economia aislada? no estamos pues conectados a un mundo de capitales globales?

  3. CommentedJuvenal Brenes

    Piketty's postulates are of no importance in relation to the great discovery of the root cause of inequality, r> g. The simplified dialogue taking it all at the same level, the income is from here that has to start a constructive dialogue, as Latin America more than ever is full of inequality. We do not close our eyes to what this man postulates, and a question Andres, the Latin American countries pay in income and capital returns outside the region or can speak of an isolated economy? because we are not connected to a world of global capital?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