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8, 2014
0

关于欧佩克的尴尬事实

达拉斯——

预测长期石油需求和供应的3大机构——国际能源组织、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美国能源信息局,以及其他石油公司和咨询公司相信,欧佩克将填补预测的全球石油需求和非欧佩克石油供应的差额。但它们错了,欧佩克的产量将不能达到外界对它的供应预测量,因为这些预测是建立在有缺陷且过时的预测模型基础上的。

在延伸至本世纪30年代的预测中,上述的3大机构一致相信世界能源需求将会攀升,大多数增加的需求来自发展中国家,化石燃料仍将处于支配地位。它们还认为,由于非欧佩克供应国的石油资源下降、开发成本上涨,世界对欧佩克成员国的石油依赖将会上升。但是世界石油市场模型的一个重大缺陷使这些预测变得不现实,就像预测明天人类就能登陆火星一样。

目前的预测模型根据经济增速(或收入)、石油价格、石油替代品价格、过去需求等变量来预测世界石油需求。同样,这些模型用油价、生产成本、过去供应量等变量来预测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出。但是,在预测世界需求和非欧佩克国家的供应量后,这些模型就想当然地假设欧佩克会填补两者的产需差额,并没有考虑到欧佩克的行为或者欧佩克成员国可能不愿意或者无力满足“剩余的”需求。基于这个原因,这些模型估计出所谓的“欧佩克应召供应量”,即预计的世界需求和非欧佩克国家预计的供应量间的差额。

1973年10月的石油禁运后,通过模型估计出“欧佩克应召供应量”的想法越来越受欢迎。在1973年的时候,很少有经济学家熟悉石油市场。那次能源危机促使许多领域的经济学家研究石油市场。为了诊断问题,他们打开了工具箱,使用了可用的工具:如果供需模型不适用,那么垄断模型将能适用。

于是,经济学家、政治人士以及媒体发现“卡特尔”这一词条非常受用。根据垄断模型,卡特尔总是会弥补总需求与非卡特尔成员产出供应的差额。虽然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这种情况已经大幅改变,卡特尔模型也已经被证明是错误有害的,但是这种模型至今还被沿用。

这一模型主要是假设欧佩克总能生产世界需求与非欧佩克产出间的差量。但是在2005年~2008年早期,欧佩克已经没有剩余生产能力了,无法根据上升的需求而增加产量。于是,飞涨的石油价格超出了所有早前的预测。

欧佩克成员国几乎无法供应生产世界需求估计值与非欧佩克国家估计供应量间的差量。例如,在最近的一次预测中,美国能源信息局按照基础案例的预测结果是,在2035时,欧佩克石油日产量将比2010年时多出11百万桶/天(单位:1百万桶/每天)。而欧佩克石油产量正以3%以上的速度减少,这种预测可能实现吗?

让我们来运算一番:如果产量下降速度是3%,那么欧佩克需要增加17百万桶/天的石油才能仅仅维持其2010年的对应产量。如果美国能源信息局预测欧佩克的产量增加大约11百万桶/天,那么欧佩克总在接下来的25年内,总共需要增加28百万桶/天。欧佩克从未达到过这一水准。事实上,欧佩克目前的生产能力与20世纪70年代中叶的相似。

如果非欧佩克国家的产量低于预计值,那么情况将会更糟糕。为了限量供应,石油价格肯定会大幅增加,与低供应量相对应。

以下是阻碍欧佩克达到“欧佩克应召供应量”的5个因素:

·        产油国从投资石油转向投资天然气

·        欧佩克成员国国内石油消费增加,因此石油出口也相应降低。

·        能源消费国关于能源独立的宣传促使产油国发展能源密集型产业,以此降低石油和天然气的出口。产油国相信,如果它们无法向消费国出口石油,至少它们可以出口以石油为原料的能源密集型产品,如石油化学产品。

·        缺乏高油价下的“投资吸收能力”(当地经济吸收投资的能力),使得欧佩克成员国不愿意生产更多的石油。如果欧佩克国家无法将额外的石油收益用于投资,那么它们可能选择让石油留在地下。

·        最重要的一点是,欧佩克油田产量下降3%使消费国对新产出的需求如此之大,以至于20~25年以内的时间内无法满足这一需求。

·        无力达到预计的“欧佩克应召供应量”以及由供应短缺造成的价格攀升为国际石油公司、独立生产商以及私人投资者创造了绝佳的机会。同样,其他石油产地也有机会填补欧佩克成员国没能填补的石油差量。

事实上,鉴于未来20年能源需求预期值的增加以及欧佩克很可能无法达到“欧佩克应召供应量”,“替代能源”这一词条将会变得毫无意义。如果没能利用所有可能的能源资源,那么“替代”唯一出现的结果是一个长期陷于能源短缺、越发悲惨、低增长的世界。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