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沉睡的美国监督体制

我打算在这个月暂时不谈我经常关注的经济话题,转而探讨一个体系,我们正是通过这个体系,新闻界――多数情况下是美国的新闻界――对当今的政府进行评论和报道。不过这样的话题转移也许跨度不大,因为新闻界的行为不仅影响着政治,同时也影响着经济。

看看《华盛顿邮报》的社论版编辑海亚特(Fred Hiatt )在3月所写的这篇社论吧,在这篇文章中,他为《华盛顿邮报》对布什政府失实的报道和评价做出了非常微小和有限的道歉。按照海亚特的说法,“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即布什政府是否恰当地考虑了它在伊拉克所从事的冒险活动,“但是我们呼吁的力度还有些不够”。换句话说,海亚特对自己和自己所在的机构眼光挑剔,他认为自己说出了正确的东西,然而却没有全力呼吁。

下面再看看《纽约时报》从前的编辑弗兰克尔(Max Frankel)所做的评论,这份评论讲述了华盛顿的媒体报道环境是多么的健康,因为“绝大多数记者不仅仅是懒惰地咀嚼这些消息”,而是“把它们当作进一步窥探其他秘密的契机”,这样就构成了对政府的监督。这一体系可能“很不规范、会让大众感到困惑”,但是“容忍政府滥用消息报导(发布误导性信息)是社会为获得实质性政府消息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因此,海亚特看到的是一个在监督布什政府方面有些怯懦的媒体机构,而弗兰克尔看到的是一个随意、令人困惑的媒体机构,但是这样的机构却带来了相当不错的结果。而我看到的图景却截然不同。

那是在2000年的夏天,我开始询问我所认识的共和党人,他们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乔治·W·布什显然胜任不了总统工作到底感到多深的忧虑,接受我访问的都是担任共和党政府中各个内阁要职的毫无争议的人选。他们回答说虽然作为谋求这个世界第一权力要职的政治领袖,布什的确非常无知而且也不愿求知,但他们并不为此而感到忧虑。他们认为,克林顿总统的问题之一是总统一职所必须履行的礼节性任务让他感到厌倦,也正因如此他才陷入了巨大的危机。

他们说,看看布什是如何担任“得克萨斯巡游者”棒球俱乐部总裁吧。布什让经理来管理球队,让财务专家经营业务。而他自己则将精力花在确保支持得克萨斯巡游者队的政治联盟会继续按照符合俱乐部期望的方式为它提供稳定的支持。布什对自己的长处和短处了如指掌,他们这样对我说。他会专心致志地扮演美国的伊丽莎白二世,而让柯林·鲍威尔(Colin Powell)和保罗·奥尼尔(Paul O’Neill)这样的人去扮演美国的托尼·布莱尔和戈登•布朗(Gordon Brown)。

到了2001年夏天,事情显然已经大大偏离了正确的方向。到了那个时候,布什已经拒绝了奥尼尔和惠特曼(Christine Todd Whitman)提出的环境政策建议,就像他拒绝了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和奥尼尔提出的财政政策提议、鲍威尔和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提出的推进以巴谈判重要性建议,以及像我们后来才知道的,乔治·特尼特(George Tenet)和理查德·克拉克(Richard Clarke)提出的反恐重要性建议。

在与得到任命的内阁官员、他们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的谈话过程中,一个非常怪异的布什形象浮出了水面。他不仅极为无知、而且甘于懒惰:他坚持不改变这种无知的状况。他不仅是漠不关心,而且是傲慢自大:他坚持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做出决定,因此做出的决定在本质上就非常随意。他还极为固执:一旦做出决定,那么即便是错得离谱、愚蠢到家,他也决不再重新考虑。

因此,到了2001年夏季,这样一种模式已经确立,以致于英国观察家丹尼尔·戴维斯(Daniel Davies)大声询问有没有哪怕是一项不太重要的政策没有被布什政府彻底搞砸。但是如果你完全依赖《华盛顿邮报》或者《纽约时报》,你就很难对这一点有清楚的认识。今天,公认的事实是你能对布什政府做出的最温和的评价是它根本没有能力,而这正是坚决支持布什的《国家评论》杂志和罗伯特·诺瓦克(Robert Novak)这样的评论家目前所采取的立场。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