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 2014
0

美国的问题不止于华尔街

剑桥—在离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也大都集中在了美国经济的现状及下届总统在这方面所要面临的挑战上。

我们正处在一场金融危机之中。这场危机是由对所有风险的严重错误定价和和美国在这十年的前五年中所产生的房地产泡沫的崩溃造成的。最初的次贷问题现在已经蔓延到整个的房地产以及其他的资产种类。住房问题正使金融危机愈演愈烈,而后者又正减少着维持经济活动所需的信贷供应。

的确,这场金融危机在最近几周已经恶化了。这表现在美联储接管半官方的房屋贷款公司房利美和房地美—这可能会让美国的纳税人们付出数百亿美金的代价—和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及美林证券的出售。最终,这些金融失败所反映的是房价的螺旋式下降和拥有负资产(即所背负的房贷债务超过房产的市值)的家庭越来越多。

负资产事关重大是因为美国的房贷通常是“无追索权”贷款。如果房屋业主断供,债权人可以收走房产,但他们却不能用其他的资产或收入来弥补欠款。即便在那些房贷不是“无追索权”贷款的州,债权人通常也不会追索断供人的资产或收入。

我们不能确定房价还会跌多少。专家们说必须再跌15%才刚能回到泡沫产生前的价格路径上。可即使房价跌到了那个点也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它继续下滑。房贷债务和房价之间不断扩大的差距会使断供率继续上升。许多有能力偿还房贷的业主也会选择断供,并租房而居,等到房价继续下跌再伺机购房。

随着拥有负资产的业主断供,取消赎回权的抵押房产又会加剧市场供过于求的情况从而使房价进一步下跌。更低的房价导致更多的负资产从而造成更多的断供和取消房产赎回权的情况发生。我们还不清楚什么样的力量会阻止这种自我强化的进程。

不断下跌的房价对金融危机和经济前景至关重要,因为以房贷为依托的证券和其它以其为基础的衍生产品是正在弱化各金融机构的首要资产。在房价稳定之前,市场不会对这些证券的价值有任何信心。而这就意味着持有这些资产的金融机构不能对潜在交易对手的资产变现能力和偿付能力抱有信心—甚至对自身的资本价值也是如此。没有这种信心,信贷就不会流动,经济活动也会被抑制。

再者,因为金融机构的资产主要使用贷款购得,信贷短缺又加剧了它们减债的需求。由于融资困难重重且代价不菲,他们就通过减少放贷来减债。

但美国宏观经济的疲软远远不止于信贷供应的萎缩。不断下跌的房价使家庭财富缩水从而减少了消费支出。就业率的下降降低了薪资收入。高企的食品和能源价格进一步遏制了实际收入。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经济活力的下降也正在降低对美国出口产品的需求。

我个人认为美联储的应对是得当的。它大幅降低了联邦基金的利率并创立了一系列新的信贷举措。低利率使美元更具竞争力,但因为房地产的现状和信贷市场的功能失灵,除此之外的货币政策似乎失去了牵引力。

美国国会和布什政府实施了一项1000亿美元的减税计划,试图刺激消费支出。我们当中那些支持这项政策的人大都明白历史和经济理论证明这种一次性的财政转移支付收效不佳。但我们认为这次可能会有所不同。支持我们观点的论据用Samuel Johnson的话来讲就是“一次希望对于经验的胜利。”

最终,我们的希望受挫了。第二季度的官方国民收入财务数据已经公布,其显示退税政策对刺激消费几乎没有作用。80%的退税款都被存入银行或用于还债。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被加入到现有支出之上。

所以这就是美国的现状:深陷一场金融危机之中,经济正走向衰退,货币政策已经宽松到最大限度,财政转移支付不力。至少这对于任何一位继任总统都不是什么大好形势。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