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国的G0时刻

纽约—2008年的金融危机宣告了我们所熟悉的全球秩序寿终正寝。在G8峰会即将到来之际,我们不能不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70年来,美国第一次不再能够推行国际日程和在当今最紧迫的问题上成为全球领袖。

事实上,美国拒绝在拯救欧元区、干预叙利亚以及动用武力解决伊朗核问题(尽管以色列强烈支持这样做)已经表明它的海外形象有所调整。总统奥巴马正式结束了伊拉克战争,并正在从阿富汗撤军——只能用控制撤军节奏来挽回最后的颜面。美国正在交出领导权杖——尽管还没有哪个国家或国家组织愿意或能够接过它。

简而言之,美国的外交政策或许亦然像从前那样积极,但免不了正在走下坡路,越来越难以维持其超然的地位。结果,诸多全球性挑战——气候变化、贸易、资源稀缺性、国际安全、网络战、核扩散等等——将注定愈演愈烈。

欢迎来到G0世界,这是一个更动荡、更不确定的环境,全球政策问题的协调早已被抛诸脑后。讽刺的是,这一令人沮丧的新环境倒让美国落得了清净;事实上,这给了美国一个全新的利用其独一无二地位的机会。G0世界对美国来说并不是件坏事——只要美国能打好手里的牌。

在这样一个世界中,诸多剩余力量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而美国仍然是唯一的真正超级大国和第一大经济体,比中国大出一倍有余。美国的国防支出几乎占据了全球总数的半壁江山,比随后的17国的总和还要多。美元仍是世界储备货币,2008年,危机一冒头,投资者们便纷纷涌向美国国债,这表明美国仍然拥有安全港的地位(尽管美国正是危机的始作俑者)。

类似地,美国在企业家精神、研发、高等教育和技术创新领域依然无人能出其右。此外,如今美国还是世界最大的天然气产国和热量出口国,这降低了价格冲击或食品短缺对美国的冲击力。

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在推进法治精神、自由民主、透明和自由企业方面能与美国相媲美。尽管其他国家显然也支持这些价值,但只有美国一直愿意、也足够坚挺和强大以保证这些价值的推行。因此,随着美国全球领导力的收缩,它会发现自己变得更受欢迎。

以亚洲为例。随着中国的经济实力以及地区影响力的提升,其邻国纷纷开始寻求与美国的深度合作。日本、澳大利亚、印尼和台湾地区最近都与美国展开了密切的贸易和安全相关问题的交流。甚至缅甸也开始倒向美国,重启了与美国的外交关系,并竭力摆脱中国的阴影。

换句话说,在G0世界中,越来越波起云涌的国际环境使得美国对不想孤注一掷的国家的吸引力更大了。结果,美国赢得了更精确地按自己利益行事的机会。减弱领导者角色让美国得以在行动前掂量机会成本,选择最合适自身的问题和环境展开行动。在这样一种环境下,军事干预利比亚和叙利亚不可同日而语。

美国可以多大程度上利用这些机会还有待观察。事实上,美国的短期优势正是其长期前景的障碍所在。不妨将这称为“安全港诅咒”:只要美国仍然是任何风暴最安全的避风港,那么它就没有动力马上修复自己的弱点。

比如,所有关于美国国民债务的文章都说,投资者会继续借钱给美国。但是,从长期看,美国决策者必须通过削减社会保障、医疗和防务等具有政治不可动摇性的项目开支,从而在重塑人们对其国民财政健康度信心方面取得实实在在的进步。官员必须抛弃短视和政治正确性, 改善美国老化的基础设施,改革其教育和移民制度,追求长期财政整合。

美国在G0世界中的超然地位给予了它为未来投资的机会。但是,正是这种超然地位消除了形成灾难性后果的风险,从而让美国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美国政客应该认清G0的现实,重塑美国强盛的内生源泉,即使只能逐渐进步。惟其如此,美国才能拥有主导下一个世界秩序的力量和灵活性。

美国的政治制度通常能在危机中运转良好。但是,由于美国在缺少领袖的世界中还拥有一些残存优势,因此它并不需要一场危机来刺激行动。它所需要的,只是抓住G0时刻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