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0

美国失败的军事化外交政策

当今许多战火不断的地区—包括阿富汗、埃塞俄比亚、伊朗、伊拉克、巴基斯坦、索马里和苏丹—都有着植根于它们冲突之中的基本问题。它们都很贫穷,饱受自然灾害之苦—特别是洪水、干旱和地震—并且都有着急速增长的人口,给土地的承载力带来巨大的压力。年轻人口的比例很高,达到入伍年龄(15-24 岁)的年轻人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所有的这些问题通过长期可持续的经济发展都可以解决。然而,美国的反应却是治标不治本,试图通过军事手段应对每一场冲突。它在索马里支持埃塞俄比亚军队。它占领了伊拉克和阿富汗。它威胁轰炸伊朗。它支持巴基斯坦的军事独裁政权。

没有一项这样的军事行动是旨在解决引发冲突的问题。相反,美国的政策通常是给当前的局势火上浇油。

这种军事手段使得美国屡屡自酿苦酒。它曾以提供大量武器装备的形式支持伊朗国王,但这些装备在1979年以后却落入了伊朗“革命政府”手中。美国在那时支持萨达姆攻打伊朗,直到调转枪头对准萨达姆本人。美国曾在阿富汗支持本•拉登抵抗苏联,直到他最终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自2001年起,美国给巴基斯坦的穆沙拉夫提供了超过100亿美金的援助支持,而现在所面对的却是一个摇摇欲坠的政权。

美国的外交政策如此低效的原因是它被军方控制了。就连美国占领下的伊拉克战后重建也是由五角大楼而不是民间机构主导的。美国的军事预算主导着外交政策的方方面面。将五角大楼、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国土安全部、核武计划和国务院的军事协助项目的预算加在一起,美国今年将在安全方面花费约8000亿美元,而用于经济发展的预算却只有200亿美元。

在一篇关于布什政府对巴基斯坦的援助的文章中,Craig Cohen 和 Derek Chollet赫然揭示了这种军事化手段的灾难性特质—甚至在岌岌可危的穆沙拉夫政权最近的镇压行动之前。文章透露尽管巴基斯坦面临贫困、人口和环境的巨大难题,100亿美援中仍有75%流向了巴勒斯坦军方,公然对巴基斯坦在“反恐战争”中所做的贡献进行偿付,并帮助其购买F16战斗机和其他武器系统。

另有16%直接流入巴基斯坦的预算,具体去向不明。所剩给发展与人道主义援助的部分不足10%。用于巴基斯坦教育方面的年度美国援助总额仅有6400万美元,平均到每个学龄儿童身上只有1.16美元。

该文的两位作者还指出“巴基斯坦的战略方向早先是由布什政府高层的一个小圈子设定的,其中心是战争而不是巴基斯坦的国内状况。”他们还强调“美国与巴基斯坦的接触是高度军事化和集中化的,与广大巴基斯坦民众几乎不相干。”他们援引布什的话:“当(穆沙拉夫)直视着我的眼睛说……将不会有塔利班也不会有基地组织时,我相信他,你明白么?”

这种军事化的手段正将世界引入无止境的暴力与冲突之中。“出售”或给予该地区的每一件新的美国武器系统都会增加战争扩大和进一步军事政变的几率,也会增加将这些武器用来对付美国自身的几率。它们对解决那些重要的问题毫无帮助:如在巴基斯坦西北的边疆省、苏丹的达尔富尔地区或索马里的贫困、儿童死亡、水源缺乏及缺少谋生手段。这些地区的众多人口都面临着降雨不足和草场退化的严重威胁。很自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加入了激进组织。

布什政府没有意识到这些人口和环境方面的挑战,8000亿的安全支出不会给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和索马里带来灌溉,因此也无法带来和平。他们看不到危机中的真实民众,而只看得到漫画般的,藏匿在每个角落的恐怖分子。

只有当美国人及其盟友开始从他们假想敌的视角看问题,并意识到当今源自于绝望的冲突只能通过经济发展而不是战争来解决时,我们才可能拥有一个更为和平的世界。如果我们注意聆听肯尼迪总统在遇刺前的几个月所说的话,就能得到和平—他说:“因为,终究我们最基本的共同联系是我们都生活在这个小小的星球;我们都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我们都珍惜孩子们的未来,而且我们都是凡人。”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