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0, 2014
0

引火烧身的美国债务限额之辩

发自纽波特滩——美国政府的债务限额在过去50年内已经上调了超过70次,一般都没有什么异议。而当今美国政府如果还想继续按时还债的话,就必须在今年夏天再次上调这一限额。于是该额度就成为了政治家们私下频繁政治表态和紧急谈判的议题,而其最终结果显然也将对美国以外的世界各地造成广泛影响。

作为美国制衡政治体制的组成部分,国会不仅扮演着审批联邦预算的角色,还负责制定美国财政部的债务限额。一旦超出该限额,政府就只好从当年财政收入中掏钱支出了。

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最近就政府将在8月2日左右触及债务限额一事向国会作了汇报。在借债总额已经到达上限的情况下,财政部当前正在东挪西凑地动用各种闲置资金还债。而再过几个星期,这些“流动性”也将告罄。考虑到美国政府当前每1美元的支出中就有40美分债务的处境,一个真正具有约束力的债务限额将迫使其不顾一切地大幅削减支出。

各党政治家们都知道这一状况将动摇早已脆弱不堪的美国经济,严重削弱美元,并引发包括美国未来仍需仰仗的国外债权人在内的市场各方对美国还债能力的高度怀疑。但在华盛顿当前极端对立的政治环境下,共和党和民主党彼此都不愿妥协——或者认为现在妥协还为时尚早。

共和党人想利用僵持来迫使奥巴马当局大规模消减开支。民主党则辩称这个不考虑其他因素的单一手段不但会损害经济,还会造成社会不公。与此同时,双方都冒着扰乱转移支付(包括老人补助)和公共服务供给的风险,甚至进一步威胁到美国的全球信用。

目前主流(也合理)的期望是,两党能在国内经济和金融严重扭曲前不计前嫌,调高债务限额。而最近的范例就是在今年早些时候的本年度财政预算案,当时这一预算案一直未能得到国会批准,进而威胁到政府的正常运行,最后终于在妥协中过关。

彼此妥协则双方都能各得其所,既能让政府承诺减少支出,又能采取一系列步骤来使税收具有更多的社会正义性。但正如众多最后一刻达成的协议一样,这个协议也缺乏长期效力。事实上,美国的政治系统很快又会故伎重演,对协议敷衍塞责,而人们所期望的财政改革只有在2012年总统大选之后才能取得实质性进展。

两党暂时取得妥协的时间点将取决于是一步到位还是分两步走,因此可能出现两种情况:大多数人认为在8月2日之前两党会选择直接达成妥协协议。此外就是政治家们需要分两步走:首先是协议失败,然后在引发金融市场动荡后迅速妥协。同时财政部会暂时重新安排还款优先次序并延缓付款。

这个两步走的过程与2008年的情况有点相似,当时国会面对的是另一种危险状况:布什政府要求动用700亿美元来防止金融市场崩溃和经济衰退。国会一开始拒绝了这一要求,但股市急挫770点使得政治家无暇旁顾,随后将这一提案重新提上议程并最终通过。

但这个方案会为美国经济及其全球地位埋下众多慢性风险,而美国政治家解决债务限额问题所耗费的时间越长,则发生意外事故的风险越大。

这样一来就可能引发更为令人担忧的第三种情况:谈判旷日持久,遥遥无期,给政府的财政支付,履行其他合同义务以及公共服务造成更大的紊乱。而那些已经大量持有美国债券的债权人则会在继续购买时表达更严重的忧虑,从而使已经面临失业危机和不稳定增长的美国经济遭遇更多阻力。

未来5个星期的政治舞台必有众多好戏上演。而我们的最基本期望是民主党和共和党能在风险之下想办法避免给脆弱的美国经济制造紊乱,只是这一妥协并不能带来有实质意义的中期财政改革。

对美国的私人企业以及依赖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核心角色的国家来说,美国政治体制在面临如此关键的经济问题时所发生的瘫痪更加令他们感到不安。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多企业愿意继续持有现金而不进行国内投资,也解释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国家想方设法逐步实施多元化策略,不再将美元作为单一储备货币,也不愿借助美国金融市场来管理他们辛苦积蓄的血汗钱。

全球经济与一个强势美国的假设紧密相连,而美国人也从中大获其利。但美国政治家在债务限额问题上的争论越激烈,这一关联就越有可能发生无法挽回的断裂。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