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1, 2014
0

美国的反环境保护主义者

作为美国人,我对我们国家在处理全球气候变暖问题上缺乏领导作用感到惊讶、羞愧以及尴尬。有关气候变暖风险的科学证据与日俱增。最近,英国权威的斯特恩报告也作出了记载。但是,尽管在所有的全球人造碳排放中美国占大约25%,美国人对改变他们的消费没有表现出什么意愿或倾向。

尽管出于错误的理由,布什当局在第一个任期拒绝签署所谓的“京都议定书”大概还是正确的。京都议定书问题重重,其中之一是向发展中国家重新分配碳排放权利做得并不够。但是,为何美国就不能对汽油以及类似煤炭发电厂等其他碳排放源增税呢?尽管经济处于繁荣增长,但是美国政府还是赤字累累。好像美国并非不需要这些钱。

许多人认为布什是问题所在。让一个德克萨斯州的石油商人和及其好友们执掌大权,你能指望什么呢?难道是环境保护妈?不幸的是,那是一个浅显的借口。

美国公民抵制为了全球环境而减少能源消费是更为根深蒂固的。例如,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制作的有关全球气候变暖的电影纪录片<<来之不易的真相>>对于化石燃料消费将人类推向灾难边缘进行了深刻的刨析因而赢得赞誉。全球气候变暖的证据比戈尔的电影所描述的远远要模糊,但是基本问题确实真实的。

但是不幸的是,戈尔在从政期间却并未成功地高举气候变暖的火炬。对于克林顿和戈尔当局在九十年代采取任何果敢的步骤大幅度减少碳的排放,人们并无法恭维。怪不得美国公众强烈抵制任何确实迫使他们改变其大肆耗费石油的生活方式的东西。

在这一点上,并非只有政客们没有予以提供领导。受人尊重的纽约时报编辑版面直到最近还一直明显反对任何能源税,最后才支持这一提议。像许多自由派人士一样,该报的编辑担心更高的能源税将使穷人过多地更为不利。

人们听到的典型的争辩是这样的:一个开着耗油的1980年雪佛兰破车的穷人没有别的途径上班,你让他怎么办?这确实是有效的论点,但是,正如斯特恩报告所指出的那样,如果海平面开始上升,许多我们的孩子们就会在某一天游泳上班了。需要采取纠正性的措施来减少贫困并不是对全球变暖无动于衷的借口。

不幸的是,纽约时报改变立场并不昭示美国选民立场的改变。如果对任何一个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可能的候选人提出能源税的问题,他们就会变色。宣称你关心环境问题或者像布什那样说神奇的技术将会在没有很大痛苦的情况下解决问题是无关痛痒的。但是,任何敢于谈论为了将来更为安全的环境而现在作出牺牲的2008年总统候选人肯定冒很大的风险。

在美国人开始解决由他们比其他人所造成更多的全球环境问题之前,很难从世界其他地方得到全心全意的支持。发展中国家问道,如果富国不愿意大幅度限制它们自身的排放,为什么它们就应该关注全球气候变暖问题呢?如果富国如此肆意挥霍,为何穷国就应该担心森林退化造成全球变暖的问题呢?

科学证据表明,世界任何地方的碳排放对于全球变暖具有大致相同的影响。出于这一原因,许多经济学家赞同一项统一(协调)的全球税收来对世界上所有地方、所有来源的碳排放平等征税,无论来源是煤炭、石油或者天然气,无论消费者还是商家所排放。

这样的税收是最为灵活、也是亲市场的途径,而且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最小。相反,由欧洲所倾向并且体现在京都议定书中的复杂的配额制度有可能导致更大规模的低效率和成本。出于这一理由,英国的斯特恩报告中有关减少碳排放的折中途径将每年只花费1%的收入的估计未免过于乐观。但是斯特恩报告主张继续无动于衷潜在的风险远远更为巨大则是正确的。

某一天,美国不愿意在环境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将会被认为是国家最为深重的政治失策。人们希望在我们所有人被迫穿游泳衣上班之前美国马上改弦更张。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