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伦理与农业

墨尔本—发达国家(或那里的投资者)应该购买发展中国家的农地吗?这是欧洲研究机构和非政府组织联合体土地矩阵合伙组织(Land Matrix Partnership)去年题为《南半球跨国农用土地交易》(Transnational Land Deals for Agriculture in the Global South)的报告中提出的问题。

报告显示,自2000年以来,发达或新兴国家的投资者或国家机构在更不发达国家购买了8 300多万公顷(2亿多英亩)的农地。这相当于世界农地面积的1.7%。

大部分农地买卖发生在非洲,其中三分之二发生在饥饿蔓延、缺少正式土地所有权框架的国家。非洲的农地买卖量相当于肯尼亚的总面积。

外国投资者宣称自己购买的是闲置土地,因此,通过让这些土地形成产出,土地买卖增加了粮食供应量。但土地矩阵合伙组织的报告发现并非如此:约45%的土地买卖对象是已存在的耕地,几乎三分之一的交易土地是林地,这表明开发可能威胁生物多样性。

这类投资既有私人部门,也有公共部门(如国有实体),主要购买者是三类国家:中国、印度、巴西、南非、马来西亚和韩国等新兴经济体;波斯湾富油国;以及美国和不少欧洲国家等富有的发达国家。平均而言,投资来源国的人均收入比投资目标国高出四倍。

大部分投资的目的是在土地收购国生产粮食和其他作物并用于出口,其中的原因显而易见——较发达国家对土地产出的出价更高。40%以上的投资目的是向投资来源国出口粮食——这表明粮食安全是购买土地的主要原因。

国际乐施会(Oxfam International)将部分交易称为“抢地”。其报告《我们的土地,我们的生命》(Our Land, Our Lives)显示,自2008年以来,受世界银行项目影响的社会共提出了21次指责破坏其土地权利的正式投诉。为了吸引人们对存在直接侵权现象的大规模土地收购的关注,乐施会呼吁世界银行冻结土地买卖投资,直到保证当地社会能提前获得告知并选择是否拒绝的标准出台。乐施会还呼吁世界银行保证这些土地交易不能破坏当地和国家粮食安全。

作为回应,世界银行同意土地收购过程中存在不端行为,特别是在治理薄弱的发展中国家,并表示它支持更透明、更包容的参与。与此同时,世界银行也指出,增加粮食产量以喂饱2050年的20亿预计新增人口是十分必要的,并暗示要改善生产率,就必须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农业投资。世界银行拒绝中止其与农业投资者的合作,表示这类合作将明确定位于最有可能把事情作对的人和组织。

你也许会问,有了透明度以及必须有当地地主愿意出售的要求就足以保护生活在贫困中的呃人们了吗?自由市场的支持者会说,如果当地地主愿意出售他们的土地,那么这就是他们的自主选择。

但是,在贫困的压力和现金的诱惑下,是什么让人们能够在信息充分的情况下真正自由地做出出售重要如土地的决策?毕竟,我们不能允许穷人向出价最高者出售肾脏。

当然,一根筋的自由市场支持者会说我们应该允许。但是,无论如何,必须解释人们为什么应该被禁止出售肾脏而可以出售长出粮食的土地。大部分人都可以在失去一个肾脏的情况下活着。但没人可以在没有粮食的情况下活着。

为什么买卖人体器官会引发国际社会的谴责,而买卖农地则否——即使后者包括驱逐当地地主以及为发达国家而不是当地消费者生产供出口的粮食?

事实上,与其他外国投资者相比,世界银行也许能够更关心当地地主的权利。果真如此的话,21份针对世界银行项目的投诉极有可能只是外国投资者在发展中国家农业项目上大规模侵犯土地权利状况的冰山一角,有大量侵权案例我们不曾看到,因为受害者投诉无门。

一宗此类案件终于引起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注意。11月,该委员会认定德国在诺依曼咖啡集团(Neumann Kaffee Gruppe)串谋强迫驱赶乌干达几个村庄村民建立大规模咖啡种植园的问题上不作为。

但驱赶行为发生在2001年,被驱赶的村民至今仍生活在极端贫困中,他们没有得到侵权补偿,不管是乌干达还是德国。他们的土地权利受《民事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保护,而德国是签约国之一。我们可以指望当地地主从中国或沙特投资者手中获得更好的补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