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0, 2014
0

来自日本的余震

纽黑文——

日本这场地震与海啸带来的人员伤亡与财产损失难以估量。目前要对损失程度作精确地全面评估根本就不可能。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能够对这场灾难对亚洲和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的潜在溢出效应开始进行评估。

狭隘的看,这场灾难对日本经济不会产生任何重大影响。日本经济20多年来增长缓慢,这大大降低了日本对更广泛的全球经济增量的影响。这场灾难可能会在汽车和如闪存驱动器这类信息技术产品上产生一些供应链失衡的影响,但这类影响往往都转瞬即逝。

从表面上看,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没有什么可担心之处。日本市场只占美国出口额的5%与中国出口额的8%。即使出现日本经济全面崩溃这样最坏的局面,对美国与中国经济的直接影响也不会太大,经济的年增长速度只不过下降一、二十个百分点而已。

在所谓的G-10发达经济体内,澳大利亚与日本经济的联系最为紧密,日本市场占其出口总额的19%左右。欧元区国家则排在末位,日本市场占其出口额的2%弱。

在新兴市场国家中,菲律宾和印尼与日本经济联系最为密切,日本市场约占它们出口总额的16%。韩国是东亚第三大经济体,但与日本的经济联系却最弱,日本市场只占其出口总额的6%。

但狭隘的视野忽略了最关键的考虑因素:这场“日本冲击”并没有出现在经济强势时期。不仅日本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经济就失去了活力,这二十年经济的年增长率只有1%弱。而且全球经济也只是刚刚从一场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中恢复过来。

此外,日本这场灾难带来的冲击还不只是目前全球经济面临的唯一负面影响。急剧上升的石油价格和欧洲持续的主权债务问题也很令人担忧。虽然这些冲击分开看并不会引爆一场全面危机,但在目前这种经济背景之下这些冲击加在一起,至少可以说会产生令人不安的结果。

考察目前的经济背景至关重要。尽管全球产权投资市场在过去的二年里欣快复苏,世界经济仍然脆弱。市场似乎已经忘记的是,在泡沫破裂、金融危机结束后的经济复苏往往患有贫血症。经济增长更近于一种失速状态,因此缺乏经济可持续恢复所需的周期性“逃逸速度”。因此,经历了危机后的世界经济承受打击的能力更弱,可能比其他情况下更难挺住,很可能再次倒下。

唉,还有一个复杂因素使得目前接连而至的打击更加令人烦恼:各国政府和央行已用尽了传统的弹药,而长期以来当经济危机的威胁出现时它们都依赖这些弹药进行反击。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都是如此,而它们是支撑现代反周期稳定政策的两个支柱。发达世界中主要经济体的指导性利率已经接近于零,而且普遍出现了大规模预算赤字。结果,非传统和未经检验的所谓“定量宽松”政策出笼了,成了各中央银行的银行家们流行的做法。

长期以来,这些非传统的政策只被看作是一种临时的解决办法。人们希望这一政策很快就能完成使命而回归危机前的传统政策上来。但是冲击接踵而至,“退出战略”不断推迟。

就像几乎不可能把一个危重病人的生命支持系统断开一样,泡沫破裂后的世界经济也同样难以离开流动性注入和寅吃卯粮的赤字预算这类不能停下来的药剂。在一个存在非常高失业率的时代,政治压力只能使问题更加复杂。

这就提出了也许是所有人最为关注的一个麻烦问题:在危机后的世界正受到接踵而至的打击,而各央行无降息的余地的情况下,设想出现货币无限扩张最终导致悲惨结局这样一种情形并非难事。出现无法抑制的通货膨胀这样可怕的结局突然成为一种很现实的可能。

即使考虑到灾后恢复这样的因素也丝毫没有降低上述可能。是的,日本将进行重建,这无疑会刺激其灾后千疮百孔的经济获得一些复苏。这种复苏在1995年的阪神(神户)大地震后出现过,这次也同样会出现。

但正如阪神大地震后的重建丝毫无助于止住日本经济“失去的几十年”在开始阶段的下滑,可以预测这次灾后重建的结果也会如此。除了使成千上万灾民紧急恢复正常的生活外,重建带来的益处也只能使一个受损的经济暂时喘口气而已。

这只是世界其他国家应从日本的现实中吸取的教训之一。事实上,在许多严重困扰全球经济的问题上,最近几年日本经济一直都是领其先者。从资产泡沫和不正常的金融体系到抑制货币和货币政策失误,日本在许多方面都成了世界经济先行一步的实验室。

不幸的是,世界其他国家并没有从日本的失败中汲取教训。现在,世界又在冒失去另一条重要线索的风险。我们从2011年发生的这起地震和海啸灾难中要感受到的不是日本对全球经济的直接影响程度相对较低。我们要感受到更有意义的信息是这个打击将全球经济逼到了一个更加没有回旋余地的角落。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