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9, 2014
0

俄罗斯春天?

巴黎——俄罗斯不是埃及。俄罗斯并不像一年前的开罗那样处在革命的爆发的前夕。事实上,俄罗斯政府拥有大量可支配财产,而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政权不具有这样雄厚的资产实力。

俄罗斯是一个能源超级大国。至少在某种来说,俄罗斯可以开启其“保险箱”去缓解国家最近伪造司法选举结果而使其公民所遭受到的羞辱感。而且,并不是所有的俄罗斯人都上街示威游行。我们应该意识到“缩放效果”。是这一效果使许多人认为开罗的卡利尔广场聚集的年轻示威者能够代表整个埃及社会。他们并不能代表整个社会。埃及的农村人民很像俄罗斯的农村人民。他们比那些年轻的精英们要保守得多得多。那些年轻的精英们接住了社会媒体,通过抗议示威吸引住了全世界的注意力。

再者,穆巴拉克年事已高又体弱多病,已经不再受到人民的信赖。相比之下,普京身体健康,充满着活力和朝气。他任然可能会说服许多俄罗斯社会不同阶层的人民,而这些人主要在乎的是国家的荣誉而并非其公民的幸福。

然而,普京可能过分地强调大男子主义的强硬态度。这可能会适得其反,导致俄罗斯城市选民和更多接受过教育的选民的孤立。但是,即便成千上万示威者的示威者可能不会威胁到普京政权的存亡,但克林姆林宫当权应该变得明智,认真对待这些游行示威者。目前示威者的表现一直比较温和,有节制。残暴的镇压会成为极其危险的处理手段。

除了暴力问题,由于俄罗斯当局未能意识到公众日益增长的疏远感,其可能还会因此受到一项巨大的历史考验,。在克林姆林宫高墙的屁护下,俄罗斯的领导人已经逐渐失去了对其普通百姓生活条件的了解(可能他们曾经有所了解),他们似乎已经认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既正常又长久。

从满嘴谴责的精英群体的行为角度来看,至少在某种程度来说,俄罗斯的示威者引起了阿拉伯革命的参与者的反应。他们公开谴责“苏维埃选举行为”,他们反对暴君统治和贪污腐败的结合体。这恰恰是曾经的苏维埃政权和当今的俄罗斯政权所具有的典型特征。这和阿拉伯革命者的遭遇极其相似。就像阿拉伯人民告诉利比亚、埃及、突尼斯、叙利亚,也门和其他阿拉伯国家领导人那样,这一代年轻的俄罗斯人正要求普京“下台”。

从满嘴谴责的精英群体的行为角度来看,至少在某种程度来说,俄罗斯的示威者引起了阿拉伯革命的参与者的反应。他们公开谴责“苏维埃选举行为”,他们反对暴君统治和贪污腐败的结合体。这恰恰是曾经的苏维埃政权和当今的俄罗斯政权所具有的典型特征。这和阿拉伯革命者的遭遇极其相似。就像阿拉伯人民告诉利比亚,埃及,突尼斯,叙利亚,也门和其他阿拉伯国家领导人那样,这一代年轻的俄罗斯人正要求普京“下台”。

最重要的是,他们想要控制普京的权利。但是,他们的抗议可能会产生一个讽刺性的结果。俄罗斯的两个最高政治任务,梅德韦杰夫一直采取较为缓和的态度,也不会像计划那样,重回首相位置。在太多俄罗斯人民的眼里,这种政治“音乐交椅”的游戏玩得太过于频繁了。

这些示威游行者不仅使俄罗斯领导人大吃一惊,同样也使广大的俄罗斯公民感到颇为震惊。他们没有意识到全球化---尤其是信息全球化---已经使整个世界前所未有的透明和相互联系。马德里的示威者是受到开罗示威者的影响。而巴黎示威者本身有又为纽约和拉特维夫的游行者提供了灵感,紧接着这种灵感又传到了莫斯科。

从中人们可以吸取一个教训。一方面,随着经济危机不断恶化;另一方面,由于全球联系具有即时性;曾经被人们所接受的事情现在可能会被视作无法容忍。

这同样对俄罗斯适用。长久以来,俄罗斯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白色非洲”。俄罗斯的人口平均寿命稍稍低于60岁。这一数字更接近非洲,而并非欧洲(或者说,即使连大多数亚洲国家也不如)。在许多俄罗斯的贵族群体中,贪污腐败屡见不鲜。这中行为和许多在非洲具有同样地位人的灾难性习惯非常相似。

但是这种比喻也有局限性。尽管非洲存在许多问题,非洲目前已经成为了一个充满希望的大陆。其人口正在急速膨胀,经济增长率也正在爆炸式增长。塞内加尔的公司在寻求方法帮助其西班牙商业合作伙伴。同时,葡萄牙为石油资源丰富的安哥拉---曾经是葡萄牙的殖民地的领导人举办了近乎皇室待遇的欢迎仪式。

非洲正在崛起,而俄罗斯正在走向衰落。20年前,随着共产主义瓦解而产生的民主理想主义也已丧失殆尽。在普京领导的数年间,“帝国骄傲”一定程度上得到恢复。但是,这可能并不足以抵消俄罗斯对其公民低劣的所作所为。俄罗斯示威者的传达的信息很简单:“存在太多的贪污腐败和藐视人民,不公平过于严重了。”就像阿拉伯世界一样,俄罗斯需要现代化。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