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0

流行病初探

每年都有几次事件会提醒世界流行病的威胁无处不在。在2003年,是SARS。而现在则是一种潜在的鸟类病毒,其危险性和在1914年致使3千万人丧生的那一种病毒类似。

事实已经证明“禽流感”可以由鸟类向人类传染,现在连猫类也不能幸免,这预示着它可能成为下一种全球性致命疾病。然而,还有许多潜在的流行病,有些甚至都不是由病毒引起的。细菌、prion蛋白、寄生虫甚至环境因素都可能发生致命的突变。科学预测普遍认为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其所造成的经济和人类损失会超过此前任何一场战争。

的确,令我们羞愧的是,在历史的记忆中,最致命的入侵都是由单细胞有机体引起的。比如霍乱、腹股沟腺炎和肺结核。拥有资源支持的国家都制定了对抗这些流行病的方案—可以保护其公民的有限战略。许多政府都希望及早确诊使他们有可能遏制流行病蔓延。

遏制战略高度依赖疫苗,但疫苗只是答案的一部分。虽然它们对多种病毒都有好的防御作用,但每一种疫苗都有其非常特定的针对性。病毒是细胞的寄生物,每一种病毒都攻击一种特定的细胞。某种病毒的形状使其能够钻入某种细胞特定的部分,并将自身的一部分注入其中,扰乱细胞的功能从而使其制造出更多的病毒,并且在这一过程中自我毁灭。病毒非常特定的形态,使得最有效的抗病毒疫苗必须针对窄范围的因素而设计。

有时病毒的特点对我们有利。比如,它们要跨越不同物种交叉感染就很困难,因为要那样做它们就必须改变自身的结构。但如果数量众多的宿主—比如鸟类—遭遇了众多的人类,那么病毒最终会找到在新型的细胞中繁殖的方法。

鸟类是现在最令我们担心的物种,那只是因为它们的广泛分布是显而易见的。但艾滋病来自于猴类,而另有几种流感则来自于猪。任何致命的突变都需要被及时发现,以便我们能在病毒完全适应人体之前就能研制出有效的疫苗。不幸的是,我们目前的诊测方法还不够灵敏。

而当你意识到科学家们还应该同时监测细菌、prion蛋白和寄生虫时,就会更加忧心忡忡。细菌的种类比任何生命形式都要多。许多细菌无害地存在于我们身体里,并发挥有用的功能。它们也很容易演化和适应,这就意味着他们能够在足够的时间里学会躲避我们的药物。细菌的两种突变需要我们特别注意:以敌对形态发生,使他们具备超强抗药性的适应性突变;或是在“安全”的细菌群落中的致命性变种。

Prion蛋白是相对近期的新发现。它们是由和健康机体使用的蛋白类似的蛋白质组成,这就意味着它们能够欺骗身体机能来制造更多的同类。它们最近才刚被确认为几种传染性疾病的病因。其中包括疯牛病和克-雅氏病,后者通过排挤健康的脑细胞而致命。Prion蛋白还可能导致许多神经、呼吸和肌肉系统的疾病。

最后,寄生虫,感染我们的简单动物,已经被划为流行病。疟疾折磨着3亿人,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儿童杀手。许多寄生虫是蠕虫:钩虫(8亿人感染),蛔虫(15亿人感染),血吸虫(2亿人感染)还有引起象皮病的蠕虫(1.5亿人感染)。

还有目前被我们忽略的敌手。环境中的化学元素和微粒可能在致病方面自成一派。或者想想问题的结合,比如这些化学感染物和在空气中传播的花粉结合,就能使哮喘病例急剧增加。新的真菌感染更为可怕,且更难治疗。

说到底,我们不能预测威胁会在哪里出现,因此我们需要一种分布式、智能化的侦测系统。切实地讲,就是如何建立这样的系统。

“侦探们”必须是专家,有足够的能力知道一种看似平常的症状在何时会是一种紧急情况。他们应该被安排在各处,特别是在高危地区。流行性疾病的初始警报通常会出现在发展中国家,但诊测节点应该以尽可能低的代价在各国建立。这没有听起来那么复杂。关键是要充分利用现有基础设施。

医疗设施在任何地方都以某种形式存在。即便在腐败问题最严重的地方,它也通常是腐败程度最轻的一个机构。医疗中心和诊所被冀望能够在数量众多的病人当中调查病因,即便是在症状似乎寻常的情况下。在公共医疗体系中只需要增加少量的科技专长和实验室设备就能满足一般的需求。

强化现有资源行之有效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城市医院比专业诊所更可能得到疾病报告。其次,这笔投资会推动该地区公共医疗潜力。

对贫困地区而言,对设备和培训的投入必须得到较富裕地区的支持。富国在这些方面投资的回报体现在及早发现重大威胁所能带来的利益上。热带和城市贫民区是人类对抗流行病的前沿阵地,所以这些地区必须要有妥善的装备。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公共医疗都是一笔重要资产。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在每一处湿地、每一座城市、每一个公共市场和农场都设立岗哨是明智之举。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