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9,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墨西哥的“和平黑手党”?

墨西哥城——

最近墨西哥特种部队击毙了锡那罗阿贩毒集团头目伊格纳西奥·科罗内尔·维拉利尔。这仅仅是越发暴力的毒品战争中最新的一次高级头目死亡事件。但是消灭墨西哥毒贩头目的战略真的可行吗?

要结束摧残国家,腐化合削弱政治制度的毒品有组织犯罪暴力活动,墨西哥政府有几种选择。而其中只有两种是可取的,但是它们的实施很困难,而且不能保证成功。

三年前,费利佩·卡尔德龙总统决定向主要贩毒集团所在的几个州派遣武装部队。卡尔德龙试图遏制贩毒集团制造暴力的能力,削弱它们的经济资源,但是他仍旧没能实施一个既能成功,又能最大限度减少伤亡的策略。

该国最大的两个贩毒集团锡那罗阿贩毒组织和塔毛利帕斯组织曾经相互敌对,但是现在它们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以前的合作伙伴——维森特·卡里略·富恩特斯组织,贝尔特兰-莱瓦组织,以及Zetas组织——这些组织都成立于在墨西哥长期的革命制度党一党专政时代。

革命制度党成立于1929年,于2000年首次失去墨西哥总统宝座。自那时起,墨西哥发生了两种转型:一种是向民主转型,而另一种是毒品走私向准军事化/黑手党框架转型。

第二种转型是由塔毛利帕斯组织在上世纪90年代末发起的。作为一个腐化地方政客的区域性组织,它很快扩张版图,在州和市的安全机构中攫取了关键职位。权力扩张后,针对警察,军队以及记者的武装暴力活动进一步升级,毒贩组织进入政界,以及通过绑架、勒索、海盗行为和人口贩卖而获得多样非法收入渠道的行为也愈演愈烈。

具有矛盾意味的是,革命制度党政治权力垄断的丢失以及墨西哥政治的开放加速了这一转型过程。没有协议、没有共识,没有共同视野的政党共同负责国家安全事务,这增强了贩毒集团的影响力。

那些生产非法毒品然后将毒品偷运到墨西哥再转往美国的地区都没能幸免于与毒品有关的腐败。事实上,控制不同地区的各政党都有着规模不一的腐败,包括对走私者的“保护”。犯罪者屈从于政治掌权者这一历史惯例被打破了。

在2010年的塔毛利帕斯选举中,一位州长候选人和另一位市长候选人被暗杀,据推测是出自“组织犯罪”之手。其他候选人也收到了死亡威胁。在奇瓦瓦州,竞选公职的候选人称收到过威胁,其中一些人要求警方保护。在塔毛利帕斯,“海湾”贩毒组织和Zetas组织曾是合作伙伴,而今殊死对抗。奇瓦瓦州是墨西哥凶杀死亡人数最高的一个州。在那,曾相互结盟的强大贩毒组织如今公开对抗。

在上述这些州,革命制度党保持了执政权力:选民们并没有让他们对那的暴力承担应有的责任。但是60%以上的选民并没有参加投票。

墨西哥政治阶层在对付毒品走私集团中起码有六种选择:

·        无为而治,让贩毒集团在社会制造无法状态;

·        让联邦政府独自为制定禁毒政策操心。

·        与走私集团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以此希望它们能遵守“绅士协定”,降低暴力程度,避免与警察和军队的冲突。这意味着正式给予它们政治上的认可,同意扩大原本就潜伏在许多地方司法部门中的“和平黑手党”队伍;

·        为部分延续卡尔德龙的战略提供支持,包括与美国商定的在对付跨国组织犯罪上的合作。美国要继续提供资金,可能还要增加资金额度,来对付非法毒品走私,组织犯罪以及相关的暴力活动;

·        各政党与联邦政府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制定一项国家安全政策,强化执法机构,在全国各地加强政府权威,对抗所有的非法武装集团。

·        彻底改变墨西哥的禁毒政策,对毒品进行合法化,然后承担联合国及与美关系上的后果。

虽然暴力活动越发猖狂,但是并没有迹象表明墨西哥的政治阶层准备考虑第六种选择。目前,我们可以看到与其他几种选择相似的情况在发生。选择第四种选择,辅以旨在创造更好就业岗位和改善人民生活的经济社会措施,将至少可能削弱,遏制以及控制墨西哥的毒品走私集团,以此来加强民间秩序以及文官施政能力。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