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个紧缩的绿色替代项?

发自牛津——虽然欧洲紧缩政策面临的社会阻力与日俱增,但至少该政策在原理上还具备简单直接的优点。而随着巩固财政还是确保增长的辩论日趋激烈,显然除了实施大规模刺激政策之外,在如何启动经济方面并未形成多少共识。

一项理念随之产生,认为环保科技可以推动一个创新与就业的良性循环。在某些人看来,绿色增长就意味着遍布乡村的风车以及城市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但这其实只是冰山一角。以空中客车公司生产的机舱门铰链为例,用三维喷射技术取代原有注射成型工艺可使铰链的重量减少一半,不但节省了大量生产材料,在这些铰链全球飞行的生命周期中也随之减少了许多燃料消耗。

但相对于演示这些技术如何扩大并使整个经济重焕生机,讲故事显然更加容易。此外,对绿色经济的不同故事描述之间也大相径庭,而且这些分歧还有不断加大之势。

今年6月,数千名社会活动分子,政策制定者和商界人士都将齐聚里约热内卢,参加以绿色经济为主题的第三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会议(Rio+20)。该会议也将释放出一批关于绿色职位、增长、成本增加、成本削减,价值观转变和消费者选择的新论点——什么都离不开绿色。

作为德国政府主持撰写的报告《一条欧洲新增长路径》的合著者,笔者很抱歉在本已众说纷纭而又互为补充的绿色增长前景预测方面又增添了一把声音。欧洲气候基金会已经发表了《2050路线图,一个实现繁荣低碳欧洲的实用指南》。自那以后,联合国环境计划发布了其《绿色经济报告》;麦肯锡撰写了《资源革命》;国际贸易联盟委员会也发表了名为《增加绿色且体面的工作》的报告。

上述所有报告都采取了某种不同的研究路径并提出了各式各样的建议,也令政策制定者们如坠五里雾中。而这些预测之所以五花八门,根源就在于经济学也无法完美解释增长和创新是如何令一个经济整体向前推进的。在平稳且渐进式发展的时代,宏观经济模型是政策制定者们的可靠工具,但绿色增长却不属于渐进式变革的范畴。

举个例子,欧盟在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减排80%的目标必然意味着在未来短短几十年内对联盟境内各类基础设施进行全面升级改造。即便经济学家无法为这种迅速且激进的变革构建出模型,他们也不应该受到谴责,因为这只不过反映了我们当前的知识水平,以及经济学真的非常、非常复杂的现实。我们只不过尚未具备足够的深刻洞察力去理解在一场遥远的变革——不管是一场金融危机还是爆发式增长——中所有的因素将如何互动。

但上述提及的所有关于绿色增长的研究似乎都提供了这类解释。那么他们究竟告诉了我们些什么?

但实际操作中,每一项研究都仅仅局限于经济中的一个或两个方面,并对它们的互动方式进行了解释。《增加绿色且体面的工作》研究了投资与就业之间的关系。《一条欧洲新增长路径》解释了预期以及边干边学所产生的影响。《2050路线图》则把目光集中在能源系统的绿色化之上。随后各报告的作者们都对作为一个整体的经济下了一个大胆的结论。

但当这些研究的价值体现在对各部分的解释之上时,随后的核心却总是关于整体,而整体则是用GDP和就业来进行衡量的。每一项研究都解释了绿色经济的一部份,没有一个能涵盖整体——这不是因为这些研究有缺陷,只不过因为这件事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能力之外。

这说明,虽然人们尚未可以确凿证明绿色增长是有效的,但也不意味着我们应当放弃这个理念。我们都从历史上中看到过那些革新的浪潮,从蒸汽引擎到信息与通信革命,都引发了激动人心的经济增长。我们无法证明一股环境革新的浪潮会产生类似的效应,但针对不同部分的研究使得这样一个结果更有说服力。

作为人类,我们都拥有依据模糊信息做出决定的独特能力——事实上我们无时无刻都在这样做。当我们选择一项事业或者配偶,或是一个政治家从一堆可能性中抓住一个机会的时候,当务之急往往都是基于不完整的信息来做出可能引发连串后果的决定。

一大叠绿色发展报告都展示了这条把全世界从一个历史性的经济危机中实现复苏的路径的说服力。而如今也是我们将其潜力变成现实的时候了。相对于当前步履蹒跚的经济危机紧缩应对政策,绿色增长提供了一个现实的替代选项。而政策制定者们也应当把这一理念合并到当前在各欧盟主要成员国中日渐成形的“超越紧缩”述事中去。

翻译:邹痴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