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前所未有的未来

耶路撒冷—以我将近90岁的年纪,想不起有哪个时候的决策与过去如此毫无关联。今天的一切重大发展都是所有人前所未见的。专家们研究过去,但他们被旧范式限制住了头脑,无法清醒地看到未来。

今天,世界充满了动态的复杂性,基于科学、快速变迁的全球经济使得如此之多的现象互相交错,以至于我们无法通过根据过去的线性外推来预测未来。唯一确定的是,未来将由科学进步和创新决定,但科学进步和创新是无法预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