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4, 2014
2

前所未有的未来

耶路撒冷—以我将近90岁的年纪,想不起有哪个时候的决策与过去如此毫无关联。今天的一切重大发展都是所有人前所未见的。专家们研究过去,但他们被旧范式限制住了头脑,无法清醒地看到未来。

今天,世界充满了动态的复杂性,基于科学、快速变迁的全球经济使得如此之多的现象互相交错,以至于我们无法通过根据过去的线性外推来预测未来。唯一确定的是,未来将由科学进步和创新决定,但科学进步和创新是无法预知的。

因此,传统的国家和领袖权力在削弱;在当今全球经济中,创新者,而不是政客,才拥有最大的影响力。全球化经济影响着所有国家,但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单枪匹马决定结果,因为科学技术是无国界的。全球公司希望在全世界范围开展业务,这不但削弱了主权,也削弱了种族主义和偏见,并极大地抑制了民族主义。

这一转型把世界交给了年青一代,他们比老一辈更精于技术,通过打破领土、语言和政府界限的社交网络彼此相连。创立Facebook和谷歌的青年领袖要比许多政治家和将军拥有更大的全球影响力。

这些青年人也是风起云涌的政治示威运动的领导人。“阿拉伯之春”、以色列的露营示威、“占领华尔街”以及俄罗斯大游行所揭示的并不是文明的冲突,而是代际战争。年青一代明白,国家和经济的现有运行模式已经落后于新时代了。

但也有意在利用当下觉醒潮的“政治浪人”,他们不推行自由日程表,反而实行另一种形式的高压。在阿拉伯世界,极端伊斯兰主义者正在绑架年青一代的运动,窃取革命果实。

以色列积极响应年青一代的志愿,但不能也不应该干预阿拉伯世界的事务。我们的心与叛逆青年们在一起,支持他们对自由和表现自己、选择自己的领导人、自力更生过自己的生活的权利的诉求。

以色列人期待着我们的祖国不再是该地区唯一民主国家的那一天,因为成为贫困汪洋中的繁荣孤岛是极不自然的。但是,我们也有现实顾虑:有着良好政治组织的极端主义者正在寻求通过投票打败组织松散的自由派赢得控制权,从而阻止和平与稳定。

原教旨主义激进派不可能为该地区的基本问题提供现实解决方案。当今社会的变化正在威胁他们的生活——歧视妇女、禁止现代教育。但唯有对传统权威的深远改革才能铺平通向自由和增长之路。

对于正在追求经济繁荣和社会自由者,以色列可以作为一个样板,因为以色列的成功可以说完全是从一无所有起家的。我们回到了我们的故乡,这里有着丰富的历史,但自然资源贫乏。以色列只有一种资源:人力资本。因此我们投资于教育和科学,而如今,我们拥有全世界最高比例的科学家和人均专利数量。我们的农业95%是高科技农业。我们用更少的水种出比世界上其他国家更多的粮食亩产。

以色列能够做到的,其他国家也能做到。只要愿意向这方面努力,我们十分乐意施以援手。与邻邦保持和平,我们就可以开创一个希望、发展和成功的地区。

尤其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尽一切力量终结与巴勒斯坦的冲突。以色列不是生来就主宰其他民族的,这也决不是以色列的命运。我们真心实意地乐意看到能与犹太人民主国家以色列手拉手和平相处的巴勒斯坦国的建立。对我们来说,和平既是道德目标,也是国家安全战略,因为解决冲突将有助于通过中和试图操纵当下群众运动从而实现其激进目标的极端分子实现地区稳定。

国际社会可以通过向选择自由和进步的国家提供激励来支持我们的努力。与此同时,必须对极端分子采取坚决果断的政策。特别是伊朗,这个国家是道德腐败的源头,极端主义的先锋队,改革的绊脚石;它镇压本国公民的合法示威,与正在为自由而斗争的勇敢的叙利亚人民作对。伊朗还通过其代理人教唆人们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黎巴嫩和伊拉克的温和派大搞恐怖主义。

如果伊朗成功地实现其获得核武器的计划,那么其领导人将能够震慑中东,掀起更多的极端主义和暴力。如果伊朗继续倒行逆施,以色列将坚决捍卫自己。不过,感到威胁的并非只有以色列;伊朗是全世界和平与稳定的潜藏危机。民主国家已经宣布,不会容忍伊朗拥有核武器;民主国家应该坚决履行这一承诺,不能等到大势已去才有所动作。

除了眼前的短期挑战,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彻底改变我们为子孙后代准备的应对当今新世界的方法。在一个过去几乎毫无关联、未来几乎无法预测的时代,并需通过教育让所有孩子获得充分的潜能开发。现时代的教育者应该激发孩子的创造力和创新力。自我表现与言论自由一样重要。

我已88岁之龄写下这篇文字,但我之所以这么说,并非是出于我的经验。相反,经验的作用被高估了,通常会阻挠直面明天、建设前所未有的新世界所需要的勇气。未来就在那里,没有必要回头看。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2)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1. CommentedOwen Gaffney

      There are quite a few old people who are tech savvy too! But mass communication has the potential to reshape global politics rapidly and unpredictably. .

    2. CommentedOwen Gaffney

      Mmm, we could not have predicted a lot of what has happened in the last few decades, and this will continue. But there is a lot we can predict. And we do understand how to manage some large interconnected complex systems prone to collapse.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