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1,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民主缅甸?

东京——历史转型的发生总是出人意料的。在冷战正酣的时候,戈尔巴乔夫在苏联推出了改革与新思维的自由化政策,而美国总统里根推出了战略导弹防御系统,并在阿富汗和其他地区的实施双边战争代理人战争。邓小平的经济开放政策是在1978年中国对越南的血腥入侵(以失败告终)之后推行的。而南非的末代种族隔离领导人德克拉克一开始被普遍认为只是旧体制的又一个捍卫者,几乎无人想到他会释放曼德拉并结束少数白人的统治。

现在,世界突然对缅甸产生了疑问,在60年的军事独裁之后,缅甸真的将开始走向终结该国贱民地位的实质性政治转型了吗?缅甸会像德克拉克的南非一样,真正从半个世纪的自我封闭中走出来吗?反对派的英雄领导人昂山素季和新任缅甸总统登盛能像20世纪90年代初曼德拉和德克拉克在南非那样推行巧妙而和平的政治转型吗?

尽管昂山素季经历了20年的软禁和隔离,但仍具有让曼德拉完成伟大成就的两大素质:心止如水和悲天悯人。随着缅甸当局开始改革检验,这些素质和她的谈判技能——以及最重要的,她在道德上的居高临下——一起,将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

除此以外,与曼德拉的27年铁窗生涯不同,昂山素季曾经有过燃起希望并几乎成功的经历。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及2002—2003年间,昂山素季的国家民主联盟和军政当局几乎要形成妥协了。但是,最终体制内的强硬派占了上风,扼杀了改革希望。

但昂山素季以及大部分缅甸反对派均开始承认,今天的政治自由化可能是来真的。由于缅甸的将军们在公开场合几乎总是缄口不言,因此很难看出他们为何会容许把登盛推上权力宝座的选举发生,也很难解释为什么他们愿意与被长期镇压的反对派展开对话。

最近的事件显示了一种可能的解释:缅甸的当权者开始担心令人窒息的把持——而这又是该国国际孤立的结果。事实上,缅甸公众反对中国对缅甸自然资源的商业开发已成燎原之势,以至于政府不得不叫停中国投资者可能造成严重环境破坏的瓦底江密松大坝项目。

登盛叫停密松大坝项目的决定显然是一个清晰的政策转向信号。此外,这还向外界表明,缅甸新政府要比其所有前任都更加愿意关心公众压力和国际舆论——这两样均强烈反对大坝的建设。

几乎是在同时,登盛还给出了一个更加强烈的信号,表明这一届政府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政府:他释放了一批政治犯,并邀请昂山素季和他展开直接对话。事实上,如今昂山素季过着她20年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最自由的生活,国家民主联盟最近宣称,该组织将推举即将到来的新议会候补选举候选人。不管昂山素季还是她的国家民主联盟同志,能够自由参选无疑表明登盛及其政府真心实意地想让缅甸走出铁幕。

对昂山素季和登盛来说,从现在开始的每一步都将如履薄冰,人们将用曼德拉和德克拉克拨乱反正、将祖国带出孤立状态的自由化举措来要求他们。但国际社会也必须小心行事。

毫无疑问,登盛愿意看见施加于缅甸的大量经济和政治制裁迅速被取消,但现在就放松制裁还为时过早。不过,外部世界应该表明态度:任何朝增进政治开放方向的进步都会得到国际政治和经济回报。

日本投资银行决定投资缅甸的港口开发——如果缅甸经济也开放的话,这将是很重要的——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表明世界对于登盛的每一次进步都会投桃报李。美国总统奥巴马决定派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前往缅甸会晤登盛是另一个信号,表明世界时刻准备着结束缅甸的孤立状态。

在近邻方面,东盟最近决定将2014年的主席国地位授予缅甸,这表明邻国也渴望缅甸完全融入亚洲的日渐繁荣。

现在就下判断为时过早,但至少从目前来看,登盛的决定正走在德克拉克激活南非改革进程的道路上。幸运的是,缅甸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曼德拉——昂山素季。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